新闻资讯

    “孟达?”张任闻言,目光一动,这孟达的风评可不怎么好。

    “还不明白吗?”庞统有些无语的看向魏延,这货行军打仗倒是在行,但这些事情上却太无知了:“是谁不重要,只需要这个时候,阆中大军之中,有个足够分量的人回成都,刘璝也好、邓贤也罢,哪怕是张任亲自回去,结果都不会有什么区别,而之前做的那些,都是为这一个人物做的铺垫,以法孝直的手段加上孟达这个内应,总有办法陷害他们,主公身边,这类鸡鸣狗盗的奇人异事可是不少,刘璋,这次算是彻底栽了。”

    “拭目以待吧。”庞统微笑道,随后看向众人道:“却不知张任如今何在?”“也对。”庞统点点头:“既然刘将军执意强辩,统也不与你争论,就当你所言是对的,那就说说下一个话题,两国交锋,不斩来使,庞某此来,一路拜关而入,依足了礼数,如今还未开口,刘将军却直接将我拿下,难道这蜀中之地,与我中原大地待客之道有所不同?”

    虽然刘璝本身没有错,这件事情里,他也是一个受害者,原本法正也没有追究的意思,但从庞统那里得知刘璝对吕布十分抵触的事情,加上眼下蜀中新定,这个时候,如果刘璝站起来反对或者此时荆州从南边打进来,刘璝在蜀中掌握的人脉可不少,若是此人到时候倒戈,对他们来说,是个大患,如今让他自杀,却也可以省了许多麻烦,而且不必担心因此而惹得军中不满,两全其美。

    至于蜀中,吕布入蜀不容易,但蜀中的人马想要出来更难,单是汉中几个关卡,吕布甚至无需增派兵马,就足够把刘璋给堵死在汉中。

    “危言耸听,真当我不敢斩你不成!”刘璝没想到庞统如今被自己拿在手中,竟然丝毫不知进退,竟然还敢反过来恐吓自己,当即大怒道。

    刘璝不是那种很有野心的人,否则也不可能甘愿排在张任之下,此刻心中虽然不怎么舒服,却也没有多说。

    “那就这样算了?”夏侯惇忍不住道:“让我们一家来对付吕布,怎么可能?”

    “如果不是他,为什么嵩山上,连一具荆州军的尸体都找不到?连最精锐的一百名虎卫营将士都全军覆没,我不信他荆州军有那么厉害!”夏侯惇冷哼道。

    众人中,最大的张虎、管勇也才十五岁,其余三个更是还没有吕征大,能帮什么忙?

    随着刘璝自刎,虽然有刘璝的心腹不满,但大势已定,庞统和法正迅速开始部署兵力,吕布安排在荆州的细作已经传来了消息,诸葛亮在月初的时候已经出了荆州,向江州进兵。

    “那就找个由头,将他杀掉,省的每天看着碍眼。”

    “你怎么做到的?”魏延瞪眼看向庞统,两人这半年多来,可是一直都在一起,也没见庞统离开过。

    “嘿,让我怎么说?他毕竟是我手下大将,我还要靠着他们这些人来御敌呢。”刘璋的声音此刻听在刘璝耳中却是如此刺耳。

    “士元静观即可。”法正微笑着点点头。

    “士元性情孤傲,这等攻心之策,他使不来的!”诸葛亮摇头苦笑道:“有此人在,想要算计士元,难!”

    “唉,诸位祸事至矣!”庞统一拍大腿,摇头叹道。“如果夫君不小气的话,姐姐就真该担忧你的将来了。”大乔苦笑道,如果吕布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就证明,小乔在吕布眼里,依旧是个玩物,现在整个乔家都迁来了长安,仰吕布鼻息生存,如果他们姐妹失宠了,那对乔家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就算吕布不去对付乔家,也不会再关照,那些嗅觉敏锐的政客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乔家的机会。

    “一个刘璝,张任能够压得下来,但在此之前,刘璋自己做的孽太多了,王家、赵家、谢家,这些人之所以没有立刻暴动,是因为在军中,缺乏一个足够分量的人,张任能够压下军心,却压不下众心,这法孝直在贾诩那老狐狸身边待了几年,学会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说道最后,庞统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张松皱了皱眉,看向法正,事情有些脱出控制,这些世家不只是想要杀刘璋,更重要的是,想要以此来逼迫刺史府,同时也算是一种下马威,事情玩的有些大了。

    姐妹俩依言进来,大乔担忧的看了小乔一眼,连忙向吕布道:“夫君,妹妹她只是……毕竟当年也算相识一场,并不是……”

    “没办法,若此时船队出行,难保江东水军不会伺机而动,如今我军的粮草,可经不起折腾。”诸葛亮闻言,也不禁苦笑一声,周瑜一死,那柴桑大营的江东水军最近可没少找麻烦,虽然大仗没有,但江夏、江陵的舟船,莫说官方的战舰,便是普通百姓的船只只要稍微靠近都可能遭到攻击或者掳掠。

立即注册立即登录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