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我们有什么弱点?”张飞瞪眼道。

    “将军小心,末将来助你!”邢道荣见关羽中箭,不由大惊失色,连忙拍马上前,想要来助关羽,只是双方距离查的太远,他刚刚出阵,那边太史慈已经冲到了关羽近前。

    “喏!”邢道荣闻言点点头,带了一支人马前去港口埋伏,刚到港口,便见一支水军自下游逆江而上,邢道荣见状,连忙指挥将士抵御,不让对方登岸,便在此时,水中突然冒出一堆人头,大批江东将士突然从水面浮出,一个个手持削尖的竹篙,对着措手不及的荆州将士投出。“那我们……”魏延怔怔的看着庞统,茫然道:“为何还要出兵?”

    “子义。”陆逊又看向太史慈。

    “士元,就算精锐不出,我军兵力犹在张飞之上,何不趁其主力未至之前,先将这支人马吃下?只需张将军以蜀中将士正面与敌交战,我率精锐之士从侧翼袭击,定可大破张飞。”魏延在城楼上看着张飞在那里喝骂,污言秽语一遍遍问候着庞统、魏延祖上十八代女性成员,魏延面色有些难看的道。

    太史慈还没有开始叫阵,便被邢道荣带着上千精锐给撵回去,不过却也更加证实了太史慈心中的猜测,关羽此刻,恐怕已经无力再动武了,否则以关羽的性格,断不可能让他一个副将跑出来。

    “魏将军大获全胜,为何还一脸愤怒?”张任凑到法正身边,疑惑的问道。

    诸葛亮可是阵发大家,在听张飞讲述一遍之后,便能大致猜出,此阵恐怕是以八卦为基础所创立的一门简化阵法,当然,简单并不代表没用,毕竟越复杂的阵法训练和配合起来也越难,而且一旦某个地方出现错漏,很可能导致阵法无法运转,反倒是这种经过不断简化之后的阵法不难,战士学起来容易,多家训练,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反而要比那些精细的阵法更强。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这大盾是根据关中战士上一次在虎牢关作战的时候使用的盾墙弄出来的,防御力极强,庞德安排的一排试射,根本无法撼动这大盾,更别说射穿了。

    “这……”魏延皱眉道:“诸葛亮会出来吗?”

    “不好!”严颜见魏延的部队不进反退,便明白了魏延的打算,暗骂魏延狡猾之余,连忙喝令将士停止追击,再追下去,等于被对方当成靶子打,这么追下去,恐怕没到短兵相接的时候,这支兵马的士气就得崩溃了。

    百斩钢打造的兵器再加上坚固的盔甲,在这并不宽阔的战壕中,占尽了优势,除非对方的兵器砍到头上、脖子上,否则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但射声营将士的兵器,却可以轻易撕裂他们的皮甲甚至斩断兵器。

    “将军,不好,城东的守军没能撤出来!被江东逆贼给围了!”城西,关羽集结了兵马就要出城,一名将士冲上来大声道。

    “张飞?”魏延得到部将来报,闻言不禁有些疑惑,他自然知道张飞,那是跟吕布斗过的猛人,不过沙场决战不同于阵前斗将,莫非那诸葛亮已经想出了破解连弩之策,否则怎敢让张飞只带了五千兵马便前来溺战?

    “关羽勇武,当世少有,不可力敌。”孙权摇了摇头这两个,是如今自己身边仅剩的悍将,不到万不得已,孙权是不愿意派出去的。

    “不好,中计了!”鲁肃一拍大腿,有些懊恼道。一箭之地,根本来不及第二轮箭雨,关羽已经率先杀入了人群中,仗着马快,勉力将青龙偃月刀一斜,刀锋借着马速带起一颗颗人头。

    四名关中精锐如狼似虎的冲入军中,周围蜀军却是噤若寒蝉,眼瞅着自家主将被人带走,却没有一人胆敢反抗。两百步射程之内,就算是滕盾也无法挡住关中连弩的攻击,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箭簇,看的周围的垫江将士心底发寒,这关中军队到底多有钱,才能这么不要钱的往山上撒箭簇。

    雄阔海的到来,让李浑心里不禁一沉,哪怕他此刻已经将人马尽数集结起来,而雄阔海身后却只跟着五百名关中将士,但李浑依旧不敢乱动。

    “大家不必知道我是谁,明天自会有分晓,今夜将有人要偷袭大营,所以成将军让我来待他调兵,兵符在此,诸位将军只需要听候我的差遣即可。”吕征看着一应将领,沉声道。

立即注册立即登录联系我们